吳俊升大帥 吳俊升及其大帥府

2018-02-18
字體:
瀏覽:
文章簡介:吳俊升是近代史上的重要人物,是奉系軍閥的第二號首腦,祖籍山東省歷城縣吳家莊.1863年10月11日吳俊升出生在遼寧省昌圖縣興隆溝,后來發跡于遼源州,也就是現在的雙遼市.在舊軍閥中,吳俊升是一個傳奇式人物,他從士兵晉升到將軍,期間經歷了漫長的歷程.辛亥革命前,他從馬夫升到了清軍統領;民國初期,他又升任騎兵第二旅旅長;1914年,任洮遼鎮守使;1917年,任二十九師師長;直至1921年,升任黑龍江省督軍兼省長;1922年張作霖宣布東三省自治,就任東三省保安總司令,吳俊升時任副總司令,成為張作霖的得力

吳俊升是近代史上的重要人物,是奉系軍閥的第二號首腦,祖籍山東省歷城縣吳家莊。1863年10月11日吳俊升出生在遼寧省昌圖縣興隆溝,后來發跡于遼源州,也就是現在的雙遼市。在舊軍閥中,吳俊升是一個傳奇式人物,他從士兵晉升到將軍,期間經歷了漫長的歷程。

辛亥革命前,他從馬夫升到了清軍統領;民國初期,他又升任騎兵第二旅旅長;1914年,任洮遼鎮守使;1917年,任二十九師師長;直至1921年,升任黑龍江省督軍兼省長;1922年張作霖宣布東三省自治,就任東三省保安總司令,吳俊升時任副總司令,成為張作霖的得力助手。

吳俊升一生有大半時間追隨并積極幫助張作霖稱霸東北,問鼎中原,攫取北京政權,直至擁戴張作霖登上“中華民國陸??沾笤獛洝钡膶氉?吳任副大元帥,“吳大帥”之稱由此而來。

1928年6月3日,張作霖乘專車由北京返回奉天,吳俊升聞訊赴山海關迎候張作霖,并同車回奉。4日凌晨5時許,張作霖專車行至沈陽西郊的皇姑屯車站三洞橋處,被日本關東軍預先埋下的炸藥炸死,當即身亡。吳俊升終年65歲,葬于遼寧省昌圖縣大洼鄉五間房村后山五龍崗。

吳俊升戎馬一生,毀譽參半,他的一生主流方面是反動的,他是大軍閥、大地主、大官僚、大買辦資本家,但也不是一無是處,他也做了一些有益于國家、民族和人民的事情。

1912年,內蒙古札旗郡王烏泰在洮南一帶叛亂,當時東三省都督趙爾巽遂命駐鄭家屯的后路巡防隊統領吳俊升率所部馳救洮南府,吳俊升親自統率所部馬、步、炮兵八營,共三千多人開進洮南城,當日兵分二路,他親自帶領一路出城攻擊烏泰,部隊攜帶大鐵炮九門,每攻到一地就用大鐵炮轟擊,炮彈接二連三地擊中敵群,使得叛軍慘敗,四下逃散。

在攻打王爺廟時,聽說曹營長陣亡,吳俊升親自裝炮點火,連點二炮,擊潰敵營,先后收復了嘎喜喇嘛廟、葛根廟和王爺廟。

吳俊升在平息烏泰叛亂中,共擊斃叛軍6百多名,生俘7百多人。北京政府為此授其四等嘉禾章一枚,任陸軍騎兵第二旅旅長,少將軍銜,為以后的升遷打下了基礎。1924年,在鄭家屯建吳家廟時,把平息烏泰叛亂時他曾用過的鐵炮中的兩門安置在家廟門前,以示功勛。

1958年大煉鋼鐵時炮口被砸毀,后被作為廢品閑置在市畜產公司后院,1998年征遷到博物館,這兩門鐵炮是吳俊升軍旅雄風的有力物證。他平息內蒙古札旗郡王烏泰、巴布扎布等人分裂祖國的叛亂活動,對于粉碎俄、日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陰謀,維護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起到了積極作用。

吳俊升因為發跡于鄭家屯,又因其鐘愛的二夫人石賽花是鄭家屯石公館的小姐,因此對這里頗有感情。

1922年,遼河發大水,鄭家屯一帶遭受水災,方圓百里,盡成澤國,群眾流離失所,苦不堪言。吳俊升得知后,除派人在鄭家屯多處設立粥鍋救濟災民外,還拿出私人存款幾十萬元在災區搞以工代賑,在遼河西岸修筑北起白市村,南至三江口長40公里的護河大堤,此堤建成后,對遼河泛濫起到遏制作用,保護了農作物的豐收,給這一帶百姓帶來莫大好處。

吳俊升還曾出資在鄭家屯建設一處慈善機構——“同善堂”。專門收容社會上那些無家可歸的孤寡老人和無依無靠的乞丐或逃出妓院的妓女,為他們提供食宿,來去自由。

這些做法,既達到了他個人求德政、施善舉、名揚天下的愿望,也得到了當時社會輿論的贊賞。博物館收藏的蒙養學堂校碑上記載了吳俊升、馬運鴻、孫青山等當時遼源縣各界名流捐資助學的事跡,是研究吳俊升其人的又一實物佐證。

在吳俊升任洮遼鎮守使的幾年中,他已在鄭家屯北街有一座住宅。

當時規模比較小,只有一進套院,這里便是他辦理公務的地方。門前有影壁,兩旁有衛兵,民稱洮遼鎮守使公署。那時,吳俊升的內眷不住在這里,都住在城西鮑公館胡同,直到他當上了黑龍江省督軍以后,才決定在洮遼鎮守使公署的原址擴充興建一座私邸,這便是后人所稱的“吳大帥府”。

大帥府1921年始建,1924年春夏之交建成竣工,成為當時鄭家屯這一水旱碼頭上獨一無二的私人公館。無論是占地面積之大,還是風格的宏偉氣魄,都是空前的,是那時鄭家屯石、鮑、靖、趙四大公館所望塵莫及的。

大帥府的整個建筑十分考究,為典型的清代民居建筑風格,三進四合院,硬山出廊式建筑,青磚青瓦,磨磚對縫,雕梁畫棟,斗拱飛檐。屋頂上的正脊裝飾鴟吻,因其形似龍又稱為龍吻。兩兩相向,張口翹尾咬住正脊,背插寶劍。據傳,這把劍是晉朝道士許遜之物,許遜曾任旌陽縣令,勤儉廉潔,為當地治水患、除瘟疫,深受百姓愛戴,人們敬稱為“許旌陽”。

后來許遜棄官拜師學道,在他136歲時,全家42口同時白日飛升,連所養雞犬亦隨之而去。

升天后,鄉人就地立祠供奉,人稱“許真君”。龍吻上插劍,目地是鎖住龍吻,防止它擅離職守逃回大海;還有一個作用就是避邪,因為那些妖魔鬼怪最怕許遜這把扇形劍。過去很重視屋脊上的龍吻,視為鎮宅避火的神獸。正脊兩端的鴟吻處,都有向下方延伸的垂脊,在垂脊的終端,安裝著體積較小的垂脊鴟吻,又稱垂脊吻。

自垂脊吻至飛檐最前端的檐脊上,覆蓋著一排截面為半弧形的脊瓦,在這排脊瓦上邊蹲踞有脊獸,又稱走獸。清朝時,依殿堂大小、等級規定檐角走獸的使用數量與排列順序。

垂脊上的走獸多為古代傳說中的吉祥神獸造形,安置在垂脊檐角上,造型生動活潑、線條優美、樸拙渾厚、神態各異,是祥瑞、鎮火、消災、驅邪的象征。據《大清會典》中記載,走獸的排放順序為騎鳳仙人、龍、鳳、獅子、天馬、海馬、狻猊、押魚、獬豸、斗牛、行什。

檐角上的走獸是置于騎鳳仙人與垂獸或戧獸之間。騎鳳仙人在每個飛檐前端都有,但是排列其后的脊獸數量卻要依據建筑物的等級規格而變更,需要減少時,應從隊尾依次遞減,不可打亂順序。

采用的數量是一、三、五、七、九,都是代表陽性的奇數。

但故宮太和殿是唯一例外,多增加了一個行什,共有十個飛禽走獸,是十全十美、至高無上的尊貴象征。吳大帥府垂脊上的走獸只有騎鳳仙人、狻猊、獬豸。騎鳳仙人是一個王者手執象征王權的玉圭,騎著鳳凰的形象,因為那個鳳凰有些類似于雞,常被人們誤解為“仙人騎雞”。

史載,公元前284年,名將樂毅統領燕、趙、韓、魏、秦五國聯軍征伐齊國,齊湣王兵敗濟水。相傳正在走投無路之際,天降一只鳳凰馱著齊湣王渡過了濟水。騎鳳仙人被安置在飛檐的最前端,就是寄托著天不絕人、遇難呈祥、逢兇化吉的意思。

古書記載狻猊為與獅子同類的猛獸,能食虎豹,有護佑平安之意,亦是威武百獸率從之意。獬豸是傳說中能辨別是非曲直的一種獨角猛獸,是“正大光明”、“清平公正”的象征。對比清宮飛檐上的走獸,吳大帥府飛檐上走獸的排列不符合宮廷殿宇的走獸序列,正所謂各地方建筑依從習慣,多已不遵從官制。

吳大帥府朱紅色的大門,門洞寬闊,門前有一對漢白玉石獅和上馬石,側有拴馬樁,門后有影壁。

兩塊三步式上馬石是當時鄭家屯格式最高的,過去住宅門前有沒有上下馬石是宅第等級的劃分標準,吳俊升帥府門前的兩塊三步式上馬石足以彰顯主人身份的尊貴。進入府門有三層套院,左右兩廂跨院,以月洞門相銜。三進套院之中,東西廂房和前后正房之間,均有回廊相通,院井之內青磚鋪地,中間甬路為鵝卵碎石,并植有南方的梧桐樹和一些艷麗多姿的花草。

套院之間,尤以中套院更為別致,不但占地面積比前后兩院都大,而且房舍建設也別具一格。

前后正房均為飛檐起脊、斗拱危聳的大瓦房,東西廂房和正房門前都有廊廡,又有甬道欄柵,室內均為進深五間,硬山大脊式,房內通風良好,采光充足。棗木鏤花細格窗扇,檐頭為雙層檁,做工極佳。各屋門均開在正中,上有門楣,下有門檻,前有臺階,十分古樸精致,在當時鄭家屯古鎮的建筑中稱得上首屈一指。

吳俊升在建造這座宅院時,還命匠人深挖地基,在地板之下建起縱橫交錯的“火龍”,每到嚴冬,住宅地面上不生火,只在地下生火取暖,滿宅溫暖如春,毫無寒意。

這在當時民國時代,堪稱為較先進的取暖設施,絕不亞于今天的暖氣樓。大帥府四周筑有一丈高的青磚圍墻,圍墻的四角建成三丈高的炮樓和五丈高的箭樓,形成巍峨高聳、居高臨下之勢,宛如一座固若金湯的小城堡。

圍墻后有一片300多平方米的空地,修建一橢圓形的花園,一座大馬廄和猴山,有便門可通。大帥府原占地面積達5800多平方米,分正房、書齋、過廳、花廳、偏廈、廊廡等共140余間,實為布局獨特,氣勢恢宏的軍閥別墅。

1925年春,吳俊升在全部修筑好這座可以與張作霖的沈陽大帥府相媲美的公館以后,又決定在這座宅院的正門前,不惜重金財力,修建一座巨大的轅門。

這座轅門是因地而宜,因為吳氏大帥府的正門沖南,在它的前面恰好是一條東西的馬路。這條馬路是當時鄭家屯的主要街道之一(今長通公路)。吳大帥府的正門至前面的老商務會(今市交通局辦公樓),約有數百米。吳俊升為了使吳大帥府的氣勢更加雄偉,決定以正門兩側的城上炮樓為左右起點,橫跨東西馬路,用清一色的長方形青石板,磨縫壘建兩座高20米,寬五、六十米的青石巨拱門。

這兩座青石拱門建起以后,吳俊升的大帥府不僅雄踞在馬路北側,而且又可以通過這兩座巍然高聳的青石轅門,轄制在吳府大門前通行的車輛及行人。

如遇吳府有要事,可以在兩青石拱門下設下哨兵,戒嚴管制,阻截交通。這兩座巨大的青石拱門之間,相距數百米。加上兩側的青石墻與宅院的青石墻銜接,這樣便將吳大帥府門前的這段街市變成了一片寬闊的廣場,這便是后人常稱的“老吳轅門”。

這座青石壘筑的吳氏轅門建成以后,吳俊升的大帥府正門顯得更加莊嚴、肅穆。在正門內外增設了前后影壁,正門內影壁較小,正門外隔馬路的那塊長達十余丈的青石鏤花大影壁,紅漆為底,上面泥金雕鏤的“紫氣東來”四個大字,是當時北洋政府總理靳云鵬親筆所書。

大門內小影壁墻上的“仰止”兩字,系張作霖所題。吳轅門在1975年“戰備”時期,在修建長通國防戰備公路時,拆除了。

吳大帥府雖然是奉系軍閥吳俊升利用權勢,橫征暴斂而建,但是這些遺留下的建筑代表了舊時代的風貌,在今天又具有它獨特的歷史、政治和文化價值,成為雙遼獨具特色的建筑遺址。大帥府在吳俊升死后日漸蕭條冷落?!熬拧ひ话恕笔伦兒笤欢葹閭慰h府和日本憲兵隊所用,全國解放后曾為雙遼縣政府機關所在地,文革期間這里為雙遼縣生產指揮部的辦公地點。

1970年以后將大帥府的前一進套院拆毀,改建成縣政府辦公樓,后為縣公檢法辦公樓,現在大帥府僅保存一進套院。

1993年雙遼縣人民政府投資對大帥府進行搶救維修,1994年9月,在這里建立了鄭家屯博物館,館內設有固定展廳五個,綜合展示了雙遼的精品文物、名人遺跡及歷史文化。今天的吳大帥府舊址已經成為迎接八方游客、展現雙遼風采的人文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