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春橋特務 張春橋的真實身份是國民黨特務 周恩來稱他對付不了張春橋

2018-03-11
字體:
瀏覽:
文章簡介:1932年至1934年,張春橋在濟南正誼中學讀書期間,充當國民黨特務,積極進行反共活動,監視和密告領導反蔣抗日學生運動的負責人和積極分子.由于他的一次告密,使六人遭到迫害,其中一人被捕判刑,犧牲在獄中.1933年春,張春橋伙同國民黨復興社分子李樹慈和馬吉峰等人在濟南發起成立法西斯蒂組織華蒂社.由復興社出資創辦了<華蒂>月刊."華蒂",就是"中華法西斯蒂"的意思.張春橋是華蒂社的發起人之一和"中堅"分子,積極為華蒂社發展組織.撰寫文章,

1932年至1934年,張春橋在濟南正誼中學讀書期間,充當國民黨特務,積極進行反共活動,監視和密告領導反蔣抗日學生運動的負責人和積極分子。

由于他的一次告密,使六人遭到迫害,其中一人被捕判刑,犧牲在獄中。1933年春,張春橋伙同國民黨復興社分子李樹慈和馬吉峰等人在濟南發起成立法西斯蒂組織華蒂社。由復興社出資創辦了《華蒂》月刊。"華蒂",就是"中華法西斯蒂"的意思。

張春橋是華蒂社的發起人之一和"中堅"分子,積極為華蒂社發展組織、撰寫文章,進行反動宣傳。1935年5月,張春橋到上海,在國民黨復興社特務崔萬秋的指使下,從事擁蔣反共活動,瘋狂反對魯迅,積極參加國民黨的反革命文化"圍剿"。

1936年3月15日,張春橋化名狄克,在《大晚報》副刊《火炬》上發表《我們要執行自我批評》的反動文章,惡毒攻擊魯迅為《八月的鄉村》這部小說作的序言。魯迅在同年4月16日寫了《三月的租界》一文,深刻地揭露了張春橋的反革命嘴臉。

1937年9月,張春橋離開上海,返回濟南,奉山東復興社特務頭子秦啟榮之命,由復興社特務趙福成掩護,伺機潛入我根據地,1938年1月混入延安。

張春橋1936年4月在上海參加了叛徒宋振鼎組織的一個冒充共產黨的所謂"預備黨員委員會"。這個組織成員,不少是從國民黨蘇州反省院出來的自首叛變分子、脫黨分子。

不久,被上海黨組織發現,由吳仲超同志代表黨組織宣布予以解散,并責令宋振鼎通知了所有參加這個組織的人,也通知了張春橋。張春橋隱瞞了他的國民黨特務身份和反革命歷史,隱瞞了他的家庭出身和他父親的反動歷史,于1938年在延安混入黨內,仍把他參加"預備黨員委員會"組織冒充為參加共產黨。

張春橋的老婆文靜,原名李淑芳。1943年12月在晉察冀邊區平山縣郭蘇區任區委宣傳委員時,被日寇俘虜,自首叛變,充當日本特務。張春橋對她長期進行包庇。張春橋到北京工作后,欺騙中央,揚言要與文靜離婚,實際上在政治上和生活上一直保持密切關系。

周恩來稱他對付不了張春橋

陳春梅在《我的爺爺陳永貴》一書中說:1974年上半年,中國政壇風云突變,先是批林批孔,后來又批周公。爺爺知道中央斗爭激烈、情況復雜,在一些問題上不隨便表態。

在一次政治局會議上,爺爺發言完后,張春橋不指名地攻擊他,說他愛出風頭。爺爺頓時翻了臉,站起來說:"黨的會議不讓我說話么?我反映的都是事實呀,大不了我回去種地。哼!你也沒有那個權威。"會議由王洪文主持,其他政治局委員們都不吭氣,氣氛很緊張。散會后,紀登奎伸出大拇指稱贊道:"老陳,夠勇敢的!"李先念、陳錫聯也給他打來電話,說他捅了馬蜂窩,痛快!

爺爺和廣州軍區司令員許世友關系很好,在政治局開會時總坐在一起。一次去廣西南寧參加貧下中農代表大會時,韋國清和許世友接待了他。許世友坐在沙發上拍著膝蓋說:"這里是我的地盤,老陳有什么話就隨便說吧。"他就談起了張春橋的事。許世友在南京當司令員時,張春橋去當過幾天政委,跟許世友也合不來。

于是,許世友就向毛主席發電報揭發了張春橋的問題,說張春橋動不動就訓人,口頭上說支持工農干部,實際上根本不讓人家講話。毛主席接到許世友的上書后,在一份材料上批示:"我黨真懂馬列的不多,有些人自以為懂了,其實不懂,自以為是,動不動就訓人,這也是不懂馬列的表現。

"周恩來在醫院得知情況后,連忙召見爺爺,對他說:"永貴呀!張春橋這個人不好對付啊,我都對付不了他。這樣吧,等我出院了,把你和張春橋的矛盾解決一下。"